孩子上課搗亂,老師無法上課,學校政教處讓其停課寫檢查,家長到校大吵大鬧該怎麽辦?

家長不再對老師存有敬畏之心,孩子也不再對老師存有敬畏之心

2000年前後,在素質教育的助推下,賞識教育達到巅峰。必須看到,這種教育氛圍的形成,有著多方面的原因。比如,彼時全民邁入“無文盲”的時代,大字識不了一籮筐的父母一代已經漸漸沒有了發言權,年輕的父母至少都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

人類從來都有著互相欺淩的基因,成人也不例外。這些年輕的父母,一旦認爲自己的不是文盲,老師的文化水平未必比自己高多少之後,敬畏二字就慢慢從字典裏剔除:既不尊敬,也不畏懼。

图片[1]-孩子上課搗亂,老師無法上課,學校政教處讓其停課寫檢查,家長到校大吵大鬧該怎麽辦?-LaoBM家庭生活網

在這些學生家長的眼中,老師的整體素質並不比自己高出多少,自己花了錢把孩子送到學校,老師就等同于一個打工仔,自己就等同于地主豪強。老師不可以對“少爺”指手畫腳,自己可以對佃戶爲所欲爲。

這個時候,你不要去談什麽現在是“義務教育”,個人支出的費用很少,這沒有一點作用,並不會改變學生家長的認識。他們始終認爲: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就是老師的衣食父母。

說到這裏,不容回避的一個問題是:一些老師收受紅包、補課行爲也變相爲自己挖掘了墳墓。我作爲一個有著23年教齡的老師,明確告訴你:有的地方、有的教師,補課行爲非常嚴重,嚴重到叁四年的收入就可以換一套房。在摻雜了經濟利益之後,學生家長還怎麽可能恭順異常?

图片[2]-孩子上課搗亂,老師無法上課,學校政教處讓其停課寫檢查,家長到校大吵大鬧該怎麽辦?-LaoBM家庭生活網

此外,新世紀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雞湯”盛行,各種迥異傳統的教育觀點層出不窮,完全改變了學生和學生家長的思維方式。相當一部分人認爲:學習不好,照樣可以在現實社會中如魚得水、不服從教師的管理,反而可以大有作爲。

憑心而論,這個問題就牽涉到了社會上的每一個人。目前的確存在這樣一種現象:投機鑽營、死皮賴臉的人可以過上人上人的生活,老實巴交反而成了貶義詞。這是法治社會不健全的表現,我們希望今後這種現象可以得到改觀。

宋朝時候,可以有“程門立雪”的典故:貴爲進士的楊時和好友遊酢去拜見老師,老師正在午睡,他們可以在深宅大院外站到變成兩座冰雕。

图片[3]-孩子上課搗亂,老師無法上課,學校政教處讓其停課寫檢查,家長到校大吵大鬧該怎麽辦?-LaoBM家庭生活網

我的簡要敘述,似乎誇張了點。有人會認爲,可能“程門”就是一座破草屋,屋內確實沒有楊時的立錐之地,二人“立雪”實屬無奈,和尊師重道無關。

果真如此嗎?

你如果讀到那一段曆史,應該明白:即便是山野村夫諸葛亮還有幾重院落,還有幾個書童。劉關張前去拜訪的時候,書童還盛情邀請叁人可以到客房用茶。難道到了南宋,一個理學大家程頤,竟然不能爲身爲進士的楊時端一碗香茶,品茗等候老師吟出:“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嗎?

這個故事放到現在會怎麽樣?去拜見老師的學生大概率會一腳踹開房門,大叫:“你的師德在哪裏?大冷天兒的,我們在外面晾著。你倒好,呼呼大睡,還有良心嗎?還有人性嗎?”

學生的家長極可能會將這個事情發到網上,然後就是鋪天蓋地的批評聲浪。每個人都會從自己的角度論證這個教師如何不能爲人師表,必須清理出教師隊伍雲雲。

图片[4]-孩子上課搗亂,老師無法上課,學校政教處讓其停課寫檢查,家長到校大吵大鬧該怎麽辦?-LaoBM家庭生活網

一直認爲,教師從來都在神壇上,在每家每戶祭祀時的牌位和條幅上,在那一句“天地君親師”上。

你若去仔細考究,一官二吏、叁僧四道、五工六農、七醫八娼、九儒十丐,從來都是一句酒後之言,從來都沒有這種提法。但人人都把這個作爲教師地位低下的佐證,爲什麽呢?

實際上,這是南宋遺民謝枋得和鄭恩肖的“傑作”。他們故意用這種方法對抗元朝統治者,抹黑元朝統治者。當然,這也不完全是空穴來風,還是有點蹤迹可循的。畢竟,元朝初年,曾經停止過一段開科取士,讓讀書人憤懑異常。

換個角度說,我們甚至要感謝忽必烈、窩闊台,也得虧他們心胸沒有雍正、康熙那般狹窄,要不然,這兩位的所作所爲早就被誅滅九族好幾次了。

图片[5]-孩子上課搗亂,老師無法上課,學校政教處讓其停課寫檢查,家長到校大吵大鬧該怎麽辦?-LaoBM家庭生活網

學校本身就帶有一些強制性,但學生家長就是要打破這種強制性

不要不承認,學校本身就帶有一些強制性。從某個角度來說,學校甚至和監獄有幾分相似。

不要急著反駁,你好好想一想,學校是不是一個封閉的地方?學校鈴聲響起的時候,是不是要遵守一定的規則?

學校不是可以隨意進出的地方,它相對封閉,有著固有的紀律和秩序。也只有這些固有的紀律和秩序,才能保障教學的正常開展。

图片[6]-孩子上課搗亂,老師無法上課,學校政教處讓其停課寫檢查,家長到校大吵大鬧該怎麽辦?-LaoBM家庭生活網

這個時候,總有人會搬出“雞湯”中的歪國:歪國如何如何,似乎那裏的學生就無法無天。

我想說的是:第一、這是在中國,不是在歪國,你接受的就是中國教育;第二,目前看來,歪國的教育也不是隨心所欲。他們的精英教育,甚至比我們更加循規蹈矩。

然而,奇葩的是,現在的學生家長沒有認識到這一點,他們的做法不是靠左,就是靠右,從來不會沿著中線行走。這些學生家長希望的是:普天之下,我的孩子最爲尊貴,所有人,包括教師也必須把我的孩子視若己出。

图片[7]-孩子上課搗亂,老師無法上課,學校政教處讓其停課寫檢查,家長到校大吵大鬧該怎麽辦?-LaoBM家庭生活網

他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任何約束,只希望可以成爲學校的主人、高牆中的警察。他們完全不考慮這種行爲帶來的後果:孩子畢竟是孩子,叁觀沒有形成的個體,爲所欲爲只會帶來秩序的大崩壞,所有人都會深受其害。

他們更不會靜下心來想一想:視若己出,這可能嗎?這違反人性嗎?

把這作爲一個高尚的要求可以,但一定要百分百做到,簡直是癡人說夢,除非那個學生家長的孩子是天選之子。

如題主所說的現象,每個學校都會遇到,甚至更加奇葩。

图片[8]-孩子上課搗亂,老師無法上課,學校政教處讓其停課寫檢查,家長到校大吵大鬧該怎麽辦?-LaoBM家庭生活網

篇幅所限,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吧:本班有一名學生,只要是語文、數學、英語課,就開始呼呼大睡。那真是從早睡到晚,從早上進教室睡到晚上放學。興之所至,還會在課桌下的地上席地而臥。

你不要認爲他有什麽身體缺陷,沒有任何問題,非常健康。

只要是體育、音樂、美術等亂糟糟的課堂,那就精神煥發,龍精虎猛。

把這些問題反饋給他的父母,人家笑眯眯地回答:“沒事兒,我問過醫生了。醫生說,睡覺是在長身體,你們別喊他,不要嚇著孩子。”

這個時候,你有沒有一種吐血的感覺?

其它的奇葩事情,說出來你都更不相信,這裏還是省兩口唾沫吧。

你若問,怎麽解決?我認爲短期無解,只能等待時間的自然演進,或者說是等待生命的自然淘汰:一個事情壞到極致,自然會開始修複。

人們嘗試了左,又嘗試了右,都吃盡苦頭之後,自然會回到中間正確的軌道上來。只是這個時間太漫長,這個代價是一代人或者是好幾代人。

图片[9]-孩子上課搗亂,老師無法上課,學校政教處讓其停課寫檢查,家長到校大吵大鬧該怎麽辦?-LaoBM家庭生活網

你不認可我的說法?那麽,不要高台勸話,你說怎麽辦?

再一次強調:這不是個例,這也不是一個人造成的。這是普遍現象,這是群體出了問題。我們可以改變個例,可以改變一個人,但我們不是救世主,改變不了太多。在學生面前,家長是第一監護人,第一監護人認爲正確的事情,你有什麽權利去更改?除非,你認爲自己是超人。

末尾抄錄一首小詩吧:

滿紙荒唐言,

一把辛酸淚。

都雲作者癡,

誰解其中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育兒的头像-LaoBM家庭生活網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