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爲了把臉上的斑祛完花了多少錢?效果好不好?

我大姨和舅媽如果看見這個題目,估計可以寫一部長篇“論那些年淡斑所花費的代價”,整個就是一人生血淚史呀。我力爭客觀地寫,不加入自己的感情因素,希望給臉上有斑的妹子們最真摯的建議吧:別瞎折騰。

我舅媽:

我叁舅轉業後被分到了當地電力局,人長的一表人才,工作是鐵飯碗,年輕時托媒的真是踏破了門檻呀。在那個年代,叁舅可是爲數不多的顔控,不看家世,一定要看得上眼,所以相親了好幾個都沒看上。

第一次見我舅媽時,下班後的黃昏,在公園見面的。回家後破天荒地跟我外婆說看上了,就她了。然後搞笑的轉折來了,第二次約會回家,情緒異常低沉,跟我外婆說:“哎,上次見面天都快黑了,也沒太看清楚,她五官和性格確實不錯,就是一臉的斑,今天才看清楚!

外婆很開明,問叁舅咋想的,如果不願意的話,她可以幫忙去跟中間人說一下。

叁舅當兵的出生,重一言九鼎,覺得自己既然第一次跟媒人說了不錯,現在改口有違自己的原則,所以阻止了外婆,說算了,她喜歡化妝,也不太影響。

舅媽自從嫁給了叁舅,經濟上面放開了,就開始折騰臉上的斑了。

80年代末90年代初,國內的淡斑産品雨後春筍一樣,每隔一兩年就有新産品面世,比如奇妙換膚霜、重慶雨水、蘭貴人、丁家宜、索膚特等。國外的雅詩蘭黛淡斑精華膏、嬌韻詩淡斑精華筆、安婕妤淡斑面膜、SKII 祛斑煥白霜。

別問我怎麽知道這麽多,我舅媽是我化妝品品牌的啓蒙老師。

每次去舅媽家,衛生間、房間梳妝台到處都是她的護膚品,幾乎有淡斑系列的品牌她全部用過。

一直到我表弟研究生畢業,舅媽才停止折騰。因爲她發現兒子都25歲了,自己臉上的雀斑花費無數,非但沒減少,這幾年還悲催地增加了黃褐斑。

于是現在徹底放棄治療了,年紀大了,終于把以“祛斑、淡斑”爲目標的生活重心,轉移到好好帶孫女上面。畢竟一輩子都過了大半,我舅也沒因爲這些斑而嫌棄她。

舅媽依然愛美、依然化妝,但是再也不糾結在自己的臉上了。日常護膚照常進行,至于那一臉的雀斑、黃褐斑,一邊去吧!

您要問爲什麽有錢不做醫美?嘿嘿,我舅舅反對一切醫美!

我大姨

我大姨相比較我舅媽而言,祛斑路上吃的就不光是花錢的虧了,還有肉疼,是真的肉疼!

90年代除了各種祛斑産品外,還有一種非常有名的換膚方法:漂膚。好多年後才因爲大部分用過這類醫美方式的,都出現了過敏、紅血絲、爛臉、甚至複發等症狀被市場淘汰。而我大姨,就是受害人之一。

那時候各私立醫院開始崛起,美容醫院層次不齊,很多打著祛斑換膚的牌子。大姨瞞著所有人去上海一家私立醫院做了漂膚,宣稱一周就可以擁有剝了殼的雞蛋那麽完美的臉蛋。

回家後的大姨臉上出現了嚴重的過敏,皮膚因爲角質層強行剝落導致的紅血絲滿布,大姨很長一段時間不願意出門見人,也拒絕親戚去看望她。

後來她去上海維權,維權沒有成功,前前後後車費、住宿費和姨父的誤工費不知道用去了多少。

兩個月左右,皮膚出現潰爛流水,幾乎毀容的程度。

這件事前後折騰了大姨兩年多的時間,皮膚愈合後,她也放棄折騰了,學習化妝。我爸總說我大姨臉上不敷厚厚地一層面粉不出門,對自信也産生了很大地影響

直到現在,大姨快60歲了,每天還是畫著厚厚的妝容出門,哪怕打牌,不化妝不出門。

總結:

我舅媽和大姨祛斑的經曆和教訓,希望能給愛美的美美們警醒。雖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任何時候都不要因噎廢食,凡是違反自然規則和過于急切的效果,一定要考慮清楚後果再行動。

順便說一句,只要沒有明顯缺陷的面容,我認爲都是自然美,修煉內心比外在要值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時尚的头像-LaoBM家庭生活網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