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麽武俠小說和古裝劇裏的人物去酒樓從來不點菜,只讓酒保隨便配?

武俠小說和古裝劇裏的人物去飯館點不點菜,這事兒其實因人而異。黃蓉不就點了一堆“花炊鹌子、炒鴨掌、雞舌羹、 鹿肚釀江瑤、鴛鴦煎牛筋、菊花兔絲、爆獐腿、姜醋金銀蹄子”嗎?阿紫不就拿著紅燒牛肉擦靴子嗎?

古龍寫的點菜場面其實更多,《歡樂英雄》的主角太窮,偶爾去打個牙祭,就比較隨意,比如雞湯面啊煎排骨啊肴肉啊。《絕代雙驕》裏小魚兒吃個飯,也是“先來四個涼菜,棒棒雞,涼拌四件,麻辣蹄筋,蒜泥白肉,再來個肥肥的樟茶鴨子,紅燒牛尾,豆瓣魚”。

再說,如果是幾乎每套劇的每一集裏都有吃東西場面的TVB,點菜場面也常常見到嘛。當然,更多時候,我們能見到的點菜場面還是“店小二,來兩斤熟牛肉十個大饅頭”。不點菜的話呢?大家就會說“店小二,有什麽好的盡管上”,然後掏出一錠銀子,店小二就兩眼放光屁顛屁顛去了。

但實際上,這一切發生的幾率都不大。古代人下個館子,其實並不容易,選擇也不多。強盛而繁榮的唐宋算是例外,尤其是後者,幾乎代表著中國古代文明的高峰,但要想像現在這樣坐下來慢慢點一桌子菜,恐怕也只有大都市才能做到。

飯館這個行業曆史悠久,有人認爲商代就已出現,因爲傳說姜太公姜太公“屠牛于朝歌,賣飲于孟津”,當然,這事兒只是傳說。《詩經》裏則有“有酒湑我,無酒沽我”,算是飯館這一行業最早的真實記錄。《論語》則有“酤酒市脯不食”的說法,荊轲曾與高漸離“飲于燕市”,也是這個行業的證明。

著名的《鹽鐵論》,有“古者不粥饪、不市食。及其後,則有屠沽,沽酒、市脯、魚鹽而已。今熟食遍列,殽施成市”的記載,可見繁榮。

當然,相比唐代,兩漢的繁榮顯然遜色得多。唐代有官員辦宴會,因爲臨時來不及置辦,只能求助于長安的酒樓,當時已有代辦並送到家的服務,供叁五百人食用,也可立馬做。

商業更加繁榮的宋代,店鋪林立,餐館行業發展迅速。《東京夢華錄》裏有太多相關記載,“在京正店七十二戶,此外不能遍數,其余皆謂之腳店。”“賣貴細下酒,迎接中貴飲食,則第一白廚,州西安州巷張秀;以次保康門李慶家,東雞兒巷郭廚,鄭皇後宅後宋廚,曹門磚筒李家,寺東骰子辛家、黃胖家。”“北食則礬樓前李四家、段家熬物、石逢巴子,南食則寺橋金家、九曲子周家,最爲屈指。”《武林舊事》也說到臨安名店雲集。

但即使飲食行業如此繁榮,你想想代人這樣坐在桌前慢條斯理看菜單點菜,旁邊站著服務員負責記錄,還是不行的。原因很簡單,古代文盲率極高,讀書人很稀罕。如果店小二認字又能寫字,他還會幹店小二嗎?更何況,古代的紙筆也不支持即堂點菜記錄啊。

所以,店小二得有足夠的記憶力,才能確保用腦子記住客人的口述。但話說回來了,菜單問題怎麽解決?指望店家准備很多本菜單,每桌提供一本,那是不可能的,成本和材料都是問題。如果你現在走進一些快餐店,倒是能找到答案——牆上的水牌。

換言之,古代飯館的菜單,也是挂在牆上的,這樣便可一勞永逸。但說實話,古代文盲率這麽高,來吃飯的客人估計也懶得看水牌。熟客可以直接點菜,不是熟客就讓店小二看著辦。而且,大家可以想想,古代的店面都不太大,牆上能挂多少水牌?既然挂得下,就說明選擇有限。這跟古代的食材選擇面有關。當時,物資流通不易,人們只能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食材局限于當地。另外,沒有冰箱,儲存不便,所以食材的來源並不穩定,今天有的明天未必有,這個季節有的換個季節又沒。所以,飯館不可能有太多選擇,也不可能有穩定選擇。因此,客人進飯館,更大的可能還是有什麽上什麽,上什麽吃什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美食的头像-LaoBM家庭生活網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