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冠豪手表是品牌嗎

男人嘛,就是要對自己狠一點。所以,我到香港就是爲了買一塊最劃算的手表。

图片[1]-香港冠豪手表是品牌嗎-LaoBM家庭生活網

我看上的就是它了。原打算買幾塊回來玩玩的,可他們欺負我是內地人,竟然不買給我。我真是長得有那麽難看、配不上它嗎?

怎麽回事,且聽我慢慢道來。

這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保險公司組織一批“優質”客戶去港澳旅遊,團費是公司出,對我們說是免費的。我本是不想去的,但禁不住業務員的“好意”照顧和其他人的慫恿勸說,也就跟著去了。

到香港的當天玩了一天,星光大道、㳀水灣海灘、海洋公園等,還坐了一個貨船一樣的遊艇,在維多利亞灣轉了一圈,真是玩得非常開心。

第二天,起得特別早,反正天還沒亮,我們就坐上大巴出發了。

陪我們的是一位香港導遊,一個中年男導遊。簡單自我介紹後,他就講起了香港的故事:

“今天把大家叫得這麽早,是因爲今天去的景點有點兒遠,而且那個景點是專門接待內地遊客的,我們跟他們約好了時間的,他們每天接待的旅遊團太多了,我們必須守約,按時到達。”

導遊有意無意把袖口捋了捋,露出了一塊又白又亮的手表來。

“現在是X點X分。還好,我們今天不會遲到的。”

“在香港啊,人們生活節奏快,誠信守時是香港人最大的特點。”

然後,他就給我們講了幾個香港本地的大老板因爲遲到幾分鍾而失去了大單生意的故事。

“怎麽才能守時呢!”他又揚了揚手腕上的表,接著說:“那就得靠手表了。所以香港的人,是特別注重手表的。特別是成功男士,在社會交往中,沒有一塊像樣的手表,是不會成功的。手機就是男士地位、身份的象征。你們來一趟香港不容易,香港是國際大都市,世界級的購物天堂,來香港,世界名表是必買的紀念品了。等會兒讓你們參觀一下香港的世界名表賣場,應該給自己或者家人有個紀念吧。”

我們准時地來到了世界名表賣場。

賣場的門很小很窄,進去後是個樓道,上到二樓後,我們被安排進了一間小屋子,幾個小夥子熱情地安排我們依次坐下。我們像幼兒園小朋友友一樣,一人一個小凳子,規規距距地坐著,聽他們講解各種世界名表的知識和故事。

大約有十來分鍾吧,學習結束,就讓我們進入大廳參觀選購手表。大廳的人真是不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挨挨擠擠的,每個人胸前都別著一個胸章,可以區別不同的旅遊團。

大廳的售貨員和導購員全是女的,統一穿著黑色的工作服。

也不知是我長得太醜還是太俊,或者是人品爆棚了,我被一個女導購盯上了。她手裏拿著一個小本子和一支筆,在遊客中轉來轉去,不時問聲這個,不時問聲那個。一看,我就覺得她是一個店長之類的“官兒”。

這個導購矮胖矮胖的,人已中年。臉上的表情很平淡,沒有一點兒熱情的樣子,從眼神上還可以細心察看出一種輕蔑神態。其實這種神態是一種普遍現象。

在香港的旅遊團進了這種地方,都是有時間限制的,時間不到,是不准你出來的。

矮胖矮胖的中年“官兒”女導購見我看得專心,就問我看上哪款了。我虔誠地對她說,“正在看呢,看好了再說。”我就和貨員聊了起來,問這問那的。

在大廳裏轉了幾圈了,離出去的時間還早。實在是無聊之極,我蹭到那位矮胖矮胖的中年“官兒”女導購跟前,大聲地和兒子“煲”起了電話粥(到香港之前購買了一張港澳電話卡,激活後,可以無限量撥打國內電話,七日內有效)。

“餵,我們正逛表店呢。這裏的表好多喲,都是世界名牌,你想要個什麽牌子的?嗯——好——好——嗯——有幾千的,有幾萬的——好吧,等會兒我再問你。”

我打的不是移動電話嗎?我一邊說話,一邊移動,那位矮胖矮胖的中年“官兒”女導購也就一直跟在我的後面移動著。我很明顯地“看”見她不停地給其它導購員和售貨員比手勢和遞眼色。

一會兒,那位矮胖矮胖的中年“官兒”女導購以來關心我了。

我又拿出電話打了起來:“我們還在逛呢,你再問問你大姑二姑,大舅二舅他們要不要,我給他們都帶一個回來,這兒的手表真是太好了——”

就這樣,我在大廳裏移動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整個團離開時,我也跟著出了這個世界名表賣場。

結果是那麽多的世界名表,她們居然讓我空手而出。

哎,是我的人品有問題嗎?

國際大都市,購物天堂,就沒有一塊能讓我中意的手表。

我還是上我的並多多吧,9塊9不也能買一個嗎?要是請友友幫我砍一刀,那還不白漂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旅游的头像-LaoBM家庭生活網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